忘我也是一种心理自愈疗法

2020-01-07 19:08:58
 
 

 


自愈疗法

流泪是宣泄的重要途径,遇到情绪需要宣泄的时候,我们不要刻意憋着,这有利于情绪的平复。当然了,最好的办法还是避免产生不宣泄就不能活的情形,换句话说,就是不要为一点儿小事就郁闷、压抑、流泪,如果女性的心态能平静至此,所谓“百毒不侵”,很多疾病都避免了。
 

 

史铁生

(1951年1月4日-2010年12月31日),中国作家、散文家。

 

一个人能在不顺利的时候仍旧知足,才能从低谷走向高峰,走过人生的坎儿。

 

很喜欢拿史铁生来举例子,他在年轻的时候就高位截瘫了,此后的几十年一直坐在轮椅上写作。因为截瘫,身体很差,所以他自己开玩笑说,他的职业就是生病。

其实史铁生在生病前是个很喜欢运动的人,个子也很高大,突然间被囚禁在轮椅上,这种境遇对谁来说,都是会郁闷终生的。史铁生也不是圣人,他能在艰难的情况下活下来,而且留下不朽著作,和他自己的心态调整很有关系。

史铁生说过的话中,我印象最深的是:“刚坐上轮椅时,我老想,不能直立行走岂非把人的特点丢了?便觉天昏地暗。等到又生出压疮,一连数天只能歪七扭八地躺着,才看见端坐的日子其实多么晴朗……终于醒悟:其实每时每刻我们都是幸运的,因为任何灾难的前面都可能再加一个更字。”

 

 

一个人能在不顺利的时候仍旧知足,才能从低谷走向高峰,走过人生的坎儿。

怎么才能知足呢?这需要一个“对照组”。史铁生之所以伟大,就是因为他的身体可以被轮椅所困,但心可以飞得很远、很高,这不只保证了他的创作灵感,而且是对自身的一种关照,所以,他可以在自己身上找到“对照组”:他用瘫痪在轮椅上的日子,和因为压疮而只能躺着的痛苦做对比,就觉得自己每天的端坐就是幸运的,就因此而知足。作为常人,我们身边有很多“对照组”,我们也都能从中找到比自己要更不幸的人或事儿,让自己知足,鼓励自己坚持、不放弃。

 

 

 

 

学会知足

人有了知足的心态和能力后,很多事情就少了悲伤、哀怨的理由,人也就少了需要借助眼泪排毒的必要。

 

很多地方培训干部时一定要去三个地方:一个是监狱,一个是医院,一个是火葬场。去监狱是想提醒人们,自由有多么珍贵,为了珍惜自由,大家要自律去医院是提醒大家,健康是多么难得,拥有健康就已经该感谢命运了去火葬场是为了提醒人们,活着多好,只要活着,其他都是身外之物……这种培训其实说到底就是帮助被物欲打搅的人们,将自己不断提高的欲望标准降低下来,不要再深挖“欲壑”了,通过欲望的合理定位而懂得感恩、知足。人有了知足的心态和能力后,很多事情就少了悲伤、哀怨的理由,人也就少了需要借助眼泪排毒的必要。

无论是史铁生自己的心灵建设,还是干部培训这类社会性活动,其实都是在培养足够高远的见识。只是干部培训的那种见识比较极端,但只要见识够了,确实可以减少很多近忧,“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”嘛。


 


之所以中医历史记载的很多女人都是病在气上,还是因为过去的女性基本生活在闺房之中,生活简单而狭窄,她们没什么见识。所以一件小事儿对她们来说也是天大的事儿,一个男人对她们来说就是整个世界,足以动气,足以流泪,甚至赔上一生。
 

 

 

 

忘我价值

 

 

很多人生病之后去打坐、参禅,这些修习中,都有一个技术性的训练环节,就是忘掉自我的存在,也就是大脑皮质放松掉对身体的所有管束,使身体的潜能在参禅中发挥出来,这就是参禅、打坐能治病的原因,这是狭义上的忘我的价值。广义上说,人之所以感到悲伤、想要流泪,是因为他关注的仅仅是自己,仅仅是“我”。在心理上,“我”就是一个容器,专门装载忧愁、悲哀、痛苦。所以我们总说,“我感到悲哀”“我很痛苦”,这些情绪总是和“我”紧密相连的。要想不悲哀、不伤感,只有把装悲哀的“容器”打碎,就是忘我,“我”被遗忘了,悲哀、痛苦也就无所攀附了。

 

所以,心理学上给那些明明生活很优越,但总是感觉不到幸福的人的建议,就是去做慈善,帮助那些生活艰难的人。很多人在做慈善的过程中感到了幸福。为什么?首先他忘我了,对受助者生活困境的关注使他在一段时间内做到了忘我。就像现在很多老年人到公园里唱歌,用蘸水的墩布在地上写字,唱得、写得都很上瘾,经常忘了还得回家做饭。之所以废寝忘食,就是因为他们从“我”中走出来了,忘我地投入到一件他们热爱的事情中了,这个时候,痛苦、伤感也就被遗忘了。

 

 

帮助别人的同时,也是反观自己的时候。受助者的不幸就像我在前面说过的干部培训一样,给你一面镜子,让你感到自己拥有的一切值得庆幸,可以知足,逐渐地感到自己的不幸福、不快乐其实就是无病呻吟。之所以人们形容那些帮助他人者是“予人玫瑰,手留余香”,是因为这印证了帮助别人的过程也是个利己的过程。利他就是最高境界的利己,因为人在利他的时候是忘我的,是在打碎承载痛苦的容器。

见识的培养需要走出去,接触人和社会,这在越来越多的女性成为全职太太的现今,逐渐地成为一个需要注意的问题。其实,很多时候不是工作需要你,而是你需要工作你不是需要工作的报酬,而是需要工作带给你的见识的积累。只有见识广了,你才不会只盯着自己以及自己的利益,这就是幸福开始的第一步。